愛之谷官方商城,讓你免費操作,施展您愛愛的本領。成人用品,飛機杯,震動棒,仿真陰莖,名器倒模,助勃潤滑等。

韓國 大媽,新手必看

“嘿嘿嘿……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,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……”韩鹏一边献殷勤,一边有意试探道,“里面那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?”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,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。

  她并没有接过段鹏手中的咖啡,而是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没什么,妨碍公务而已……”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,然而他也没有说破,而是继续试探道:“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?”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:“还能怎么办?老规矩,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,好好反省反省,天一亮就放了。

  ”段鹏转了转眼珠,突然心生一计,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,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:“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?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。

  ”“哦?你确定?”韩如冰诧异地问道。

  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八成就是这小子!冰冰,你也辛苦一天了,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,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。

  ”“那好吧,人交给你了,我回去了。

  ”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,说完这句话后,便转身离开了。

  少顷,段鹏带着一个名叫潘杰的年轻男警官,迈步走进了审讯室。

  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,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,忍不住开口问道:“二位警官,我可以走了吗?”“想走?没那么容易!”段鹏一边说,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。

  潘杰立即心领神会,摘下了警帽,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。

  “你……你这是什么意思?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?“什么意思?哼!”段鹏沉下脸,从腰间抽出警棍,冷笑道,“臭小子,你胆子不小啊,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?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!”说罢,段鹏手中的警棍,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。

  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,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,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,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。

  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,反而笑出声来:“呵呵呵……如果我没猜错的话,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?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,亏你还是个男人!”“臭小子!你活腻了吧!”段鹏再次举起警棍,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、身上砸去!这时候,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:“鹏哥,别打了,再打下去该出事了……”段鹏这才悻悻收手,气喘吁吁地说道:“把这小子送到第二监狱去,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!”“这……鹏哥,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?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?”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。

  段鹏沉着脸说道:“有什么不合适的?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?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,最好按我说的去做!”面对段鹏的威胁,潘杰没有办法,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,带他前往尚海市第二监狱。

  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,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。

  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,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!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,潘杰摇下车窗,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。

  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,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:“兄弟,对不起了,我也是被逼无奈,希望你不要记恨我……”听到潘杰的话,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,并没有任何的表示。

  其实他心里很明白,这一切的一切,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!而这个潘杰,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。

  少顷,监狱大门打开了,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,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。

  从始至终,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,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。

  欧阳羽很清楚,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,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。

  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,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?辗转,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,将他铐在了椅子上。

  没过多久,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。

  中年男人眯着眼,上下打量着欧阳羽:“你就是欧阳羽?”欧阳羽点点头,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。

  中年男子个头不高,身材较胖,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,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,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!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,不紧不慢地说道:“首先自我介绍一下,我姓张,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。

  欧阳先生,真是不好意思,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。

  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:“呵呵,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‘接见’,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!”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,继续说道:“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,我也不想知道。

  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,知道哪些话该说,哪些话不该说。

  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?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?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,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,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?”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很好,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,那接下来的事情,就好办多了……好了,将他收监吧。

  ”“是!”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,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,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。

  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,一边厉声喝道:“欧阳羽,从今天开始,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,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,不许打架斗殴,记住了吗?”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,一边揉着手腕,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。

  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,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,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,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、五大三粗的,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,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。

  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,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!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,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,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,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!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,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,这是要整死老子啊!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,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。

  这时候,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,其中一个光头说道:“华哥,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?”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:“小子,第一次进来吧?不知道来这里要‘办手续’么?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?”“对!”众人一边附和,一边纷纷凑了上来,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。

  纹身男摆摆手道:“先别着急动手,这小子是个雏儿,咱们要慢慢‘享受’!先让他面壁思过,醒醒脑子!”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:“臭小子,说你呢!听见没有?去!赶紧到墙角面壁去!我来给你做个示范,看好了啊!”说罢,就见光头弯下腰去,脑袋顶着墙,双臂向后高高扬起,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。

  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,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。

  这样的经历,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,可以说是监狱里的“传统”了。

  光头直起身,对欧阳羽喝道:“姿势要标准,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,手臂必须要伸直,这是规矩!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,一会还有其他‘手续’,等所有‘手续’都办完了,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。

  ”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,而是对纹身男说道:“华哥是吧?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?”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:“没错,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,大名周庆华。

  ”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:“想当年,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!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,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。

  ”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,也丝毫不感兴趣。

  他唯一关心的是,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。

  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,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:“华哥,咱们萍水相逢,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。

  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,但我知道,规矩就是规矩,任谁也不能例外,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,不是吗?”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:“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,既然如此,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!”欧阳羽继续说道:“不过你们记住,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,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,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!”说罢,欧阳羽身体一蹲,整个人蜷缩在墙角,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。

  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,缓缓走了过来,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,继而大手一挥。

  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,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!不知道打了多久,周庆华摆摆手道:“好了好了,别打了。

  ”众人这才纷纷停手。

  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,从地上站了起来,看似全然没事。

  要知道,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,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,无异于挠痒痒一般。

  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,冷哼道:“哼!还别说,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,专打身子不打脸,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?”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:“怎么样臭小子,服了吗?”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:“打了就打了,问这些有意思么?还有别的‘手续’吗?咱们继续……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!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,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?挨了一顿毒打,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?看得出,这小子非同小可啊!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,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。

  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,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!沉吟片刻之后,周庆华走上前,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,满脸堆笑地说道:“小兄弟,千万别往心里去啊。

  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,谁都逃不掉。

  不过……看你小子是条硬汉,其他的‘手续’就免了吧。

  ”“好吧。

  ”欧阳羽也不多废话,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。

  虽然挨了一顿毒打,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。

  一来,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,二来,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、节外生枝。

  这时候,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,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:“小兄弟,犯了什么事进来的?”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:“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,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,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。

  ”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,听者有意,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,从某种角度来说,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。

  像欧阳羽这样,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,便直接押送到这里,只有一种可能,那就是得罪人了。

  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:“小兄弟,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?”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:“无所谓,既然来了,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,权当是度假了。

  ”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,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,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?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?这时候,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,问周庆华道:“华哥,我刚刚回到尚海市,很多事情都不了解,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。

  ”“哦?什么事情?”周庆华诧异地问道。

  “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?”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,是有原因的。

  因为他觉得,即便被人举报吸毒,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,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。

  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,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。

  要知道,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(完美暗恋)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,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,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。

  周庆华犹豫了一下,对欧阳羽说道:“小兄弟,实不相瞒,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,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。

  ”“哦?这到底是为什么?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?”欧阳羽再次问道。

  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:“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。

  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,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,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,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……然而就在前不久,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,从那之后,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,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,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,互相争夺货源、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,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,总而言之,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,唉……”说到最后,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,其他人的脸上,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。

  欧阳羽很理解他们,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,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,他们的兄弟。

  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,多说无益,索性翻身躺倒,沉沉睡去了。

  …………第二天,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。

  经过一夜,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,她觉得,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,但自己假公济私,把他关起来,似乎也有些过分了。

  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,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。

  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,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。

  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,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。

  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,偌大的办公室里,只有潘杰一个人在。

  见韩如冰来了,潘杰不免有些紧张,赶忙起身行礼:“韩队长,早上好!”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,直接问道:“小潘我问你,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?”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:“送到……送到第二监狱去了……”“什么?!”韩如冰一听就恼了,“你们凭什么这么做?人是老娘抓来的,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?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?”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:“不……不关我的事啊!是……是段鹏的意思……”“段鹏?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?而且还是第二监狱?你们知不知道,那是什么地方?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!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,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!”韩如冰顿时恼了,她的内心深处,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。

  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,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,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。

  听完潘杰的叙述,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,当即掏出手机,拨通了段鹏的号码。

  “段鹏,你什么意思?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,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?”电话接通后,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。

  段鹏刚刚起床,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。

  原本他以为,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,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。

  “冰冰,你……你千万别误会,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,想替你出口气而已……”段鹏解释道。

  听到段鹏的话,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,不由得小脸一红:“谁……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?”“是……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,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,那臭小子摸了你的……”

“那行,那我就不回果园子了,在这里睡了一夜,给你做个伴。

  ”刘小北一听这么好的条件,立马点头答应了下来。

   “嗯,有你陪着我,我就放心了。

  ”张素素也是很开心,一边说着把学校的铁栅栏大门锁了,对着刘小北说道:“走吧,我们到办公室里去,吹吹电风扇,热得这一头汗。

  ”刘小北点头,和张素素去了办公室。

  到了办公室,刘小北打量着周围的环境,心中感叹着,这条件可是比自己那个果园小屋好太多了。

  屋子的灯又亮堂,房顶上挂着吊扇,这是张素素正在打开吊扇,随着扇叶子转起来,凉爽的风吹下来,让刘小北感觉凉爽爽的很舒服。

  “坐下吧,别客气。

  ”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,同时自己也在一旁的座位上坐了下来,吹着风扇的凉风。

  天气也确实太热了,张素素这一路上连惊带吓,更是热了一身汗,此时在风扇下面,一边扇着凉风,解.开了紧身汗衫上面的一个扣子。

  刘小北忍不住看了过去,张素素的皮肤很白,白花花的脖子露了出来,只不过可惜只开了一个口子,只能看到少许的一点点白肉,和一小点的乳沟,非常不过瘾。

  即便是这样,刘小北也只是瞟了一眼,就赶快挪开了目光,生怕被张素素看到。

  “小北弟弟,谢谢你送我回来。

  ”张素素一边凉快的,一边和刘小北说道,漂亮的一对大眼睛,上下打量着刘小北。

  “这都是应该的。

  ”刘小北被看的都有些害羞了,小声的说道。

  “咯咯咯……”张素素笑了,说道:“你看起来害羞了,你可是个男孩子,比我女孩子还害羞。

  ”“农村人嘛,没怎么见过世面。

  ”刘小北有些尴尬的解释,面对张素素火辣辣的目光他颇有压力。

  “你还小,等大一点了,到外面闯荡闯荡,胆子就大了。

  ”张素素说道,然后话锋一转,说道:“有点口渴,你也口渴了吧?我去拿两罐饮料过来,放在冰箱里的,可凉了,喝了又解渴又解热。

  ”“不用了,我不渴……”刘小北忙推辞,他不好意思喝人家的东西。

  然而张素素早动身了,出了办公室,也不知道去那个房间了,回来的时候,手里拿了两瓶冰红茶。

  而且还换了一件衣服,是一件宽松一些的衣服,衣服的料子看起来像是纱做成的,半透明的样子。

  隔着衣服上次是里面穿的一件红色的奶.罩,朦朦胧胧的看不清楚,让刘小北更加的好奇。

  “给,和一瓶(美女半夜情欲高涨,夹逼自慰)红茶吧。

  ”张素素一边把一瓶红茶递给刘小北,一边说道:“这个味道不错,挺甜的。

  ”她自己也打开了一瓶红茶,大口的喝了起来,看来确实口渴了。

  两个人又稍微闲聊了一会儿,张素素对着刘小北说道:“走吧,我带你到你睡觉的房间,我们也该休息了。

  ”刘小北点点头。

  张素素扭动的细腰,在前面带路,刘小北跟在身后,目不转睛的盯着张素素那又圆又翘的小屁股,牛仔裤的束缚下,让人很想上去摸一把。

  刘小北咕咚一声,偷偷咽了一口口水,还控制的声音特别小,生怕被前面的张素素听到了声音,发现他的异样。

  并没有走多远,张素素停了下来,指了指一个宿舍,说道:“你就睡这里吧。

  ”刘小北点头。

  “旁边这个是我的宿舍,有你在旁边给我做伴我就放心了,我有什么事我会喊你的。

  ”张素素又是指了指旁边一个宿舍说道。

  刘小北又是机械的点了点头。

  他也不知道该说什么好。

  “好了,你再跟我来一下,我告诉你,洗澡的地方在哪里?由于学校的人并不多,所以只有一个洗澡间,并没有男女之分,我们两个要分开洗,我先洗完了,你再过来洗。

  ”张素素一边说着,这次流动的水蛇细腰,向洗澡间走去,刘小北忙跟在身后。

  洗澡间距离住宿的宿舍并不太远,也就二十几米,张素素指给了刘小北洗澡间的房间,就说道:“你先回宿舍里吧,等我洗好了回了房间,我会喊你一声,你再出来洗。

  ”“行。

  ”刘小北说了一声忙回了宿舍。

  进了宿舍的房间,刘小北打量了一下里面的环境,这可比自己的果园小屋好太多了。

  房间里有一张单人床,不过被褥什么都没有?刘小北蹙了一下眉,本来心里有些紧张,看到这种情况,顿时心里有些生气了。

  虽然说是夏天,没有被褥也冻不到他,但是再怎么说他留下来也是给张素素壮胆,但是给自己一个没有被褥的房间,这个有点侮辱人了。

  所以心里就有气。

  张素素是漂亮不假,但是如果瞧不起自己,自己也不是什么善男信女。

  想着想着刘小北转身就想走。

  不过想了想,还是忍了下来,毕竟对方是一个妹子,自己是一个男人,要大气一些。

  晚上就这样睡吧,把衣服脱下来当枕头,凑合着也能睡。

  他一屁股坐在床上,摸出了大前门,郁闷的抽着,顺便把手中的一瓶红茶也喝了一个精光。

  一瓶红茶喝下去,凉快是凉快了,就是想尿尿。

  他出了宿舍,四下观望,在一个边角处,看到了厕所,就走了过去。

  由于这是后院的住宿区,只有一个简易的厕所,上边写着厕所两个字,但并没有分着男厕和女厕。

  看起来也就是学校的老师临时用的厕所,不用上个厕所还要跑到学校的前院,去那个大厕所。

  刘小北一边走一边解裤子,走进厕所,掏东西就想尿,结果,他傻眼了……不只刘小北傻眼了,傻眼的还有张素素,此刻正蹲着尿尿呢,结果刘小北冷不丁就闯进来了。

  两个人都是呆愣愣的看着对方,张素素看的地方,正是刘小北的那根大家伙。

  她还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,最多就看过小电影,她是彻底被吓到了,莫名的就觉得自己下面一紧,而这种反应,让她莫名的有些兴奋。

  “咳咳咳……我,我不知道你在这里……”呆愣了好几秒钟,刘小北才反应过来,忙支支吾吾的撂下一句话,提上裤子,跑出了厕所,一溜烟的跑回了自己的宿舍。

  在床上坐了下来,心中还紧张的不行,像有一条小鹿在砰砰乱撞。

  刚刚他并没有看到张素素多少,毕竟张素素蹲在厕所呢,刘小北也就看到了她浑圆的小屁股,其他的什么都没看到,但是不管是看到没看到,毕竟人家正光着身子尿尿,这个就很尴尬了。

  他正在忐忑的想着,等张素素出来了,会不会来找他理论?他有些紧张的摸出了一支烟,点了后猛抽两口,能让自己心里平静点。

  不过,一支烟抽完,三四分钟过去了,张素素依旧没有过来找他后帐?他心里这才多多少少放松了一些,心想也许张素素也并不愿意多提这件事了,毕竟大家都不是故意的是一个误会。

  这样一想,他心里淡定多了。

  不过他心里刚淡定下来,这是听到了外面有脚步声走近……但是他又紧张,这里就张素素他们两个人,他用屁股想都知道,过来的人是张素素,看来还是自己想得太好了,人家一定是来找后账的。

  就在他心中想着这些乱七八糟的,却听到张素素在外面说道:“好了,我不用厕所,你去吧,我要去洗澡了。

  ”“呃。

  ”刘小北下意识的答应一声,反应明白了张素素说的是什么意思,顿时高兴的不行,说道:“嗯,我知道了。

  ”“对了,还有个事。

  ”张素素又是说道:“在厕所里碰到的这件事,可不许对外人说哟,我是个女孩子,还要嫁人的。

  ”“我知道……我知道……”刘小北忙说道。

  这话他哪会出去说。

  “那行了,没事了,去洗澡了,我洗完你再洗。

  ”张素素又说了一声,脚步声走远了。

  刘小北彻底放心了,刚才的紧张烟消云散,取而代之的是非常好的心情。

  大概过了20分钟,房间门被砰砰砰敲响,随后门被推开,张素素头发湿漉漉的站在门口,说道:“我洗好了,你去洗吧。

  ”张素素外面现在就穿着一件睡衣,睡衣很薄,朦朦胧胧能够看到里面的样子。

  刘小北虽然没特意看,但是这么近的距离,想不多看几眼都不行,透过单薄的睡衣,她朦朦胧胧的看到了,张素素里面穿着的一件紫色的奶.罩,两侧的两个肉球挤在一起,挤出了一道深深的乳.沟。

  看着他忍不住咕咚咽了一口口水,刚想再趁机看看下面,已经要下这一句话,转身扭动着特别细的细腰,出了房间。

  张小北只来得及,看到她睡衣里面的黑色的小丁字裤,简直是太可怜了,从后面能看到只有几根带子。

  两根带子勒在腰上,另外一根带子和腰部的带子相连,都陷进了张素素的小屁股里面,根本看不到了内库,只能看到张素素两个浑圆挺翘的小屁股。

  这样刘小北忍不住感叹,现在的女孩穿衣服怎么都这样?不过这样的小裤裤,真是好看呢,刘小北不得不这么承认,尤其是穿着张素素这样的女人身上。

  好半天他才反应过来,才意识到自己刚刚失态了,还好张素素转身就走了,要不然在这里呆久了,自己肯定更出丑出大了。

  于是忙放下这些念头,去洗澡间。

  从房间里出来,隔壁张素素的房间房门已经轻轻的关上,刘小北他下意识的看了一眼窗口,发现窗口的窗帘也拉上,想偷看一眼张素素都没有机会。

  莫名的他有些失落,不过马上也就收拾了一下心情,去洗澡。

  进了洗澡间的时候,刘小北有些拘谨,这里收拾得很干净,洗澡间有两个隔间,里面有一个柜子和一个沙发,看来是放衣服用的。

  自己在家里凌乱惯了,猛然来到这种环境,让他又有些不适应,又有些微微的自卑,这里的环境对于他这个从小子来说,就像见到了大世面。

  不过还好,这里并没有其他人,有效的深呼吸了几口,对着自己心里说的,没什么的,等以后自己挣的钱,也买个大房子,比着装修的还好。

  这么一想还真有效果,他觉得不再那么拘谨了。

  又是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闻到的是飘在空中的香味。

  这个味道让刘小北莫名的有些触动,心想,难道这就是张素素香味?女人身上的香味?他贪婪的,连续的吸了好几口,闭上眼睛感觉这样子很享受,脑海中仿佛张素素正一丝不挂的站在他面前。

  好半天才从这种感觉中脱离出来,自嘲的笑了笑,心里和自己说,张素素和自己就是两个世界的人,别想那个美事了,注定自己这样的穷小子,弄不到张素素这么漂亮,来自城里的女人。

  收拾了一下心情,他坐在沙发上,慢慢的脱掉自己的衣服放在柜子上,这时才发现,洗澡间里只有一双女人穿的拖鞋。

  而他的脚太大了,根本就穿不进去,于是乎只好光着两片脚丫子,走进了里面。

  刚进去他顿时就是呼吸变得粗重……在洗澡间的晾衣架上,挂着一条丁字裤,就是三根带子,也就前面一点点是一个小布片。

  丁字裤是蓝色的,看在眼里香香这东西穿在女人身上,让人觉得血脉喷张。

  刘小北下意识看了一眼门口,发现自己把房间门锁好了,这才放心的,把那个小小的丁字裤拿在手中把玩着,而且还放在鼻子下面的闻了闻,嗅到了一种特别的味道……玩弄了好半天,他还把丁字裤又挂回了晾衣架上面,打开了喷头,开始洗澡,一边洗幻想着如果有一天,能弄到张素素这样的妹子那该多么幸福。

  他洗澡很快,身上也就是一天的汗渍,冲了一遍,完了打了一遍香皂,又冲了一遍就洗好了。

  拿起了旁边一个毛巾擦干,毛巾放倒脸上的时候,他闻到了淡淡的香味,特别好闻,心中想到,张素素身上一定很香,如果能够凑进了闻闻她身上的味道,那一定也很美妙。

  擦干身子,我洗澡间出来,习惯性的点了一支烟,向着给自己准备的宿舍走过去。

  推开门的时候,发现之前只有一副窗门的床上,多了一床被褥,不过是粉红色的,一看就是女人用的。

  刘小北瞬间想明白了,这是张素素送过来的,顿时心里暖暖的。

  于是走出了房间,站在张素素的房间门口,说道:“张老师,谢谢你送过来的被褥。

  ”“是我谢你才对,你送我回来,还陪着我。

  ”张素素说道:“好了睡吧,因为你在旁边,我胆子大了很多。

  ”“嗯。

  ”刘小北应了一声,回到房间,躺到床上,一边抽着烟一边想着心事,不知不觉,他觉得在心里刻上了张素素的影子。

  而另一个房间的张素素,也是,翻来覆去睡不着,闭上眼不知怎么的,脑海中浮现的就是刘小北那根大大的东西……她都不知道什么时候睡过去的,醒来的时候,竟然发现自己下面湿了,夜里好像做了一个梦,梦里和睡在隔壁的刘小北翻云覆雨,她很舒服,莫名的她真的想尝试一下。

  而就在这时,她听到砰砰的敲门声,今虽其后刘小北的声音传了进来:“张老师,天亮了,那我走了。

  ”“哦,你就要走了吗?”张素素下意识的问了一句。

  “嗯,天亮了,你应该不怕了,我走了。

  ”刘小北再次撂下一句话,就动身出了学校。

  回去的路上,还碰到了几个赶早早来上学的学生。

  回到村里,直接回到家吃早饭。

  进门的时候,干妈赵香琴正在向着灶里面添柴,做烙饼吃。

  看到刘小北回来,忙说道:“小北呀,快来帮忙,我一个人更忙不过来呢。

  ”“好。

  ”刘小北答应一声,坐到了土灶旁边,向里面添柴,同时问道:“我干爹呢?怎么今天没人帮你做饭?”“你干爹去花生地里面看看是不是该除草了?如果有草的话,我们下午去地里除草。

  ”赵香琴说道。

  “好。

  ”刘小北说道。

  饭做好的时候,刘大海也从地里回来了,一边进门一边说道:“没想到锄完草这么几天,又长出来了,今天我们还要下地去除草,这大热天儿的,真没办法。

  ”“那就下午去吧。

  ”赵香琴一天把烙饼放到桌子上,一边说道。

  刘大海点头,刘小北也没说什么,不过稍后,他突然想起了一件事情,他下午还打算上山去找赵小梅呢?想到了这里,他说道:“妈,咱不能上午去吗?”“上午?为啥呀,上午打算去一趟集市呢。

  ”赵香琴说道。

  “但是上午凉快啊,到了下午更热。

  ”刘小北说道:“这么大热天,下午去了会把人热坏的。

  ”“小北他妈,小北说的不错,要不我们吃过早饭就去吧,上午凉快一些,下午的真是热死个人。

  ”刘大海也是说道。

  赵香琴想了一下,说道:“那行吧,上午就上午,反正去集市买的东西也不重要,以后再说吧。

  ”几个人吃过了早饭,简单的收拾一下,就拿着锄头下地了,走出村口的时候,刘小北碰到了村长老婆王莲花。

  王莲花正和村长在村口说的什么?村长骑着摩托车好像是要出村办事情。

  王莲花看到刘小北的时候,脸色变了变,村长不注意的时候,投过了一个可怜的眼神。

  刘小北看明白了,王莲花的意思是千万别说出她和赵二愣的事情。

  刘小北没说什么,和村长以及王莲花擦身而过,刘大海确实巴结的和村长说道:“村长要出门啊?”“嗯。

  ”村长爱答不理的应了一声。

  刘大海还是笑的很贱,一边对村长笑着出了村子。

  刘小北看到这一幕,内心很是不爽,他特别不喜欢像刘大海一样巴结人,尤其像村长这样的官。

  到了花生地里面,里面的野草真的是非常的多,赵香琴看了一眼,无奈的说道:“赶快干吧,天儿会越来越热,我们抓紧干完,趁凉快赶快回去。

  ”刘大海拿出了烟袋,一边装烟,一边说道:“走这么远的路,先喘口气儿,我先弄一锅,抽完了再干。

  ”赵香琴给了他一个白眼,自己下地先干了。

  刘小北这一点倒是随刘大海,拿出了一支烟,先点了一支,抽完了,才下地开始干活。

  三个人抓的也挺紧,上午接近11点的时候,终于是把地里的草弄完了。

  这时天气已经热得不行,三个人抓紧回家。

  在村口的时候,刘小北竟然发现,村长老婆王莲花还在那里,不过现在,村长已经不在了。

  王莲花冲他挤眉弄眼,好像是有话要对他说。

  刘小北由于年轻走得比较快,现在走在最前面,把刘大海和赵香琴远远的丢在了后面。

  看到王莲花这个样子,他眼珠转动了一下,假装脚拐了一下,开始在路旁弯下腰,脱下鞋来查看。

  很快刘大海和赵湘琴追了上来,赵香琴关心的问道:“小北你怎么了?”“我这鞋垫好像扎了东西,你们先回去吧,我弄一下很快就追上。

  ”刘小北说道。

  “你可快点儿的。

  ”刘大海说了一声,招呼着赵香琴先回家了。

  果不其然,等刘大海和赵江琴走了之后,王莲花凑了上来,在刘小北旁边路过,稍微停了一下,一个很小的声音传进到了刘小北的耳朵里:“小北,今天中午我去我原来的小屋找你。

  ”王莲花就留下了这么一句话,然后就扭动着细腰回了村子里。

  刘小北摸了摸下巴,心里琢磨着,王莲花找他做什么?难不成真的是要陪自己一个手机?这个她舍得吗?一个手机听说要大几百块上千块呢。

  想了片刻,他也没想明白王莲花这葫芦里卖的什么药,干脆不想了,点了一支烟,一边抽着,迈着大步回家。

  到了家里,赵香琴正在做饭,对着他说道:“赶快洗吧,洗把你身上的泥土,一会儿吃饭。

  ”


爱之谷官方商城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7086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7845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3714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5381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2732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1058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6482.html

https://www.designwristbands.xyz/twb.aspx?1862.html